艺术有读

Share

What Artists Wear: 当代艺术家的穿衣之道

第六十二期
What Artist Wear: 当代艺术家的穿衣之道
时长:46分05秒

主播
· Sammi:Tabula Rasa 画廊联合创始人,总监

嘉宾
· 益康糯米(张一帆):播客“文化土豆”主播
· 李乐人: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CA)设计史博士毕业,伦敦文化沙龙的创办人

文字编辑
Tanni

剪辑
Sammi

收听导航丨Index

Ξ 01:45 看这本书的直观感受
Ξ 08:10 现代艺术家个性“人设”
Ξ 08:55 社会地位与Barbara Hepworth穿着的关系
Ξ 09:54 服装随着Louise Bourgeois 一生中的变化
Ξ 10:48 定制西装与女性 “Power Suits”
Ξ 13:30 有争议的男性艺术家穿西装的选择
Ξ 15:29 个人衣橱与参加重大场合的着装
Ξ 19:11 书中哪个艺术家的打扮给人深刻的印象
Ξ 21:05 一成不变的Iconic艺术家穿着
Ξ 25:39 Francis Bacon工作室vs他的摆拍穿着
Ξ 28:02 Sarah Lucas在不同地理环境选择不同的穿着
Ξ 32:12 英国Dandyism的由来与审美
Ξ 33:30 品牌Logo与个人性格
Ξ 41:03 Vestoj 时尚杂志推荐
Ξ 42:50 通过衣橱更加了解自我的方法论
Ξ 44:59 中国艺术家有特点的穿着

关于作者 Charlie Porter

Charlie Porter是一名英国时尚记者,在彼得伯勒长大,他的第一篇作品发表在《彼得伯勒晚报》上。他后来在伦敦国王学院攻读哲学学士学位,在此期间,他于1995年在《Vogue》实习,在那里他参加了Alexander McQueen等人的秀。由于负担不起中央圣马丁学院的时尚新闻硕士课程,波特在90年代中期开始了他在《每日快报》的新闻生涯。

他第一个与时尚有关的职位是在2000年担任《卫报》的副时尚编辑。之后,Porter成为《GQ》的副主编和阿姆斯特丹杂志《Fantastic Man》的副主编。到2012年,波特成为一名自由撰稿人,并致力于经营自己的时尚博客。现在为《泰晤士报》的特邀编辑和《Esquire》的艺术编辑,并以笔名为《The Face》撰写时尚报道。他被描述为这个时代最具影响力的时尚记者之一。

🔗 https://www.theguardian.com/fashion/2021/may/16/the-art-of-getting-dressed-charlie-porter

Joseph Beuys

David Hockney

Barbara Hepworth 被赋予爵士头衔后,艺术家的穿着也随之变得贵气庄重,试图融入新身份和社会地位

Alberto Giacometti

Andy Warhol 与他经典的 Levi's 牛仔裤

Pablo Picasso 与海魂衫

Louise Bourgeois 创作中不断出现的服装与布料元素的出现

Louise Bourgeois 晚年唯一选择的品牌 Helmut Lang
🔗 https://www.helmutlang.com/

Georgia O'Keeffe 身着西装;本书封面图正是艺术家的 Emsley 西装

Yves Klein 表演的时候穿着一尘不染的西装

Jean-Michel Basquiat

Gilbert & George

Jeff Koons

Lee Krasner 的鞋

Francis Bacon 凌乱的工作室与穿着光鲜整洁的反差

Sarah Lucas

Dandyism
从历史上看,花花公子(Dandy)是一个特别重视外表、文雅的语言和悠闲的爱好的人,在自我崇拜的外表下追求的是不冷不热。花花公子可以是一个自食其力的人,尽管来自中产阶级背景,却努力模仿贵族的生活方式,特别是在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的英国。

这个词的起源并不确定。古怪,被定义为将衣着和外表等特征推向极端,在1770年代开始被普遍应用于人类行为。在美国革命的前几年,"Yankee Doodle "的第一节和副歌嘲笑了美国公民殖民者所谓的贫穷和粗野的举止,暗示需要有一匹好马和金边衣服("mac[c]aroni")才能使一个花花公子与周围的人区别开来。而普通美国公民-殖民者的经济能力非常微薄,拥有一匹小马和几根用于个人装饰的羽毛就可以使他们中的一个人有资格成为 "花花公子",与之相比,和/或在其更不成熟的欧亚同胞的心目中。稍晚一些的苏格兰边境民谣,大约在1780年,也出现了这个词,但可能没有其最近的含义的所有背景方面。花花公子 "的最初完整形式可能是jack-a-dandy。在拿破仑战争期间,它是一个流行词。在那个时代的俚语中,"花花公子 "与 "纨绔子弟 "的区别在于,花花公子的穿着比纨绔子弟更高雅、更朴素。

推荐阅读👇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
沈从文

Vestoj 杂志
Anja Aronowsky Cronberg 主编
Vestoj是一个学术界、博物馆界和时尚界可以一起工作并积极交流的论坛。我们以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对话方式来书写时尚这一文化现象,以提高对时尚这一文化现象和研究领域的认识,并培养对这一学科的更多理解。Vestoj存在于季节性的趋势和以新闻为重点的文章之外。相反,我们的目标是鼓励和支持时尚界的批评和独立声音,以及绝对的创意自由。为了保持不偏不倚,Vestoj没有广告。Vestoj只关注服装问题,将学术界和工业界结合在一起,希望将学术理论、批判性思维和良好的老式魅力相结合。
🔗 http://vestoj.com/

Opening Up the Wardrobe: A Methods Book
Kate Fletcher 与 Ingun Grimstad Klepp 编辑
通过衣橱更加了解自我的方法论

Special Guests: 李乐人 and 益康糯米.

More Episodes

11/24/2021

和 Georgina Adam 聊“升升不息”的私人美术馆

第六十五期和 Georgina Adam 聊“升升不息”的私人美术馆时长:33分钟主播sammi:Tabula Rasa 画廊主嘉宾 Georgina Adam,作家,记者,FT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艺术新闻特约编辑。从1980年代开始进行艺术市场报道,著有《The Rise and Rise of the Private Art Museum》(2021),《钱暴Dark Side of The Boom》(2019),《Big Bucks: The Explosion of the art market in the 21st century》(2014)文字编辑Danying,sammi剪辑sammi2021年出版的这本新书 the rise and rise of the private art museum,是英国Lund Humphries 出版社和苏富比艺术学院合作的系列丛书hot topics in the art world 中的第一本。这个系列丛书都在介绍当今艺术世界中讨论最火热的一些话题, 每本书的篇幅较短,写作和发行的周期也相对紧凑,除了这本私人美术馆的书,正在出版的还有关于归还文物,艺术博览会的神话等话题。2019年4月,艺术有读曾经聊过 Georgina Adam 上一本关于艺术市场的书《钱暴》收听链接慈善资本主义 (philanthrocapitalism)2006年6月26日,全球第二富豪沃伦·巴菲特先生于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将其估值高达310亿美元的资产交给当时唯一一个比他富有的男人——比尔·盖茨的妻子梅琳达。这项捐赠并不是让受赠者本人受益,而是将用于受赠者建立的慈善基金会中。到2009年,比尔&达梅林·盖茨基金会几乎每年都提供30亿美元的捐赠,这在慈善史上是空前的。巴菲特和盖茨是正在快速壮大的新慈善家群体中的代表性人物,他们相信,他们不仅仅是在做一些符合传统的事情,而是在改进慈善,使慈善能够解决今天日益变迁的世界所面临的一系列新问题。他们在努力运用赚取利润的方法来从事慈善活动。他们被称为慈善资本家。2006年2月,美国著名杂志《经济学人》提出了“慈善资本主义”这一概念。在“慈善资本主义的诞生”一文中,慈善资本主义是指新一代慈善家对于自己作为社会投资家的一种认同,即慈善家将资本投入慈善事业,自行监管以求获得最高的社会投资回报率。也有研究者将其称为“现代慈善”。参见 X美术馆 (X Museum)由青年收藏家、策展人黄勖夫先生 (Michael Xufu Huang)与企业家、收藏家谢其润女士 (Theresa Tse) 于2020年5月创立。参见K11艺术基金会 (K11 Art Foundation)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Louis Vuitton Foundation)皮诺艺术收藏 (Pinault Collection)卡地亚当代艺术中心 (Fondation Cartier)美国国税法第501条c款第三段: 501 (c)(3)501c条款列出了26种享受联邦所得税减免的非营利组织,其中第三段则列明了宗教、教育、慈善、科学、文学、艺术、公共安全测试、促进业余体育竞争和防止虐待儿童或动物等七个类型的组织。在该条款的作用下,这些组织可以接受免税捐赠,同时承担着公益使命。他们完全免征联邦所得税和各州企业税(与机构的公益使命不直接相关的那些营利活动除外),不需要付增值税(在美国通常叫“营业税”),也不需要付各种现存的对商业演出的征税。除了这些税收上的豁免,还有诸如邮费的减少(全部通信享受非营利的邮资比率),对博物馆免收艺术品的某些保险费,在向国外收购艺术品时,不需要支付海关税等支持。在美国,从20世纪初以来的近乎全部的博物馆、乐团和歌剧院以及近年来的多数芭蕾舞团和文化节,几乎所有创作型剧院(百老汇除外),从此都成为了非营利性的机构。此外,许多出版社(大学出版社)、画廊和和实验电影机构也逐渐发展为非营利性质,而在欧洲它们通常都是商业性的。木星艺术乐园 (Jupiter Artland)Jupiter Artland是苏格兰爱丁堡市郊的一座当代雕塑公园和美术馆。由慈善艺术收藏家罗伯特(Robert)和尼基·威尔逊(Nicky Wilson)于2009年创立,如今已发展成为苏格兰最重要的艺术组织之一,屡获殊荣。2016年,木星艺术乐园获得了ArtFund年度博物馆的提名。古今艺术博物馆 (MONA)MONA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私人博物馆,坐落于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Tasmania) 的城市荷巴特(Hobart),于2011年正式对外开放,馆内展品皆为亿万富翁David Walsh的私人藏品。私人美术馆的报告:PAMR (private art museum report), 可在这里下载。留言互动官方微博:@艺术有读主播sammi微博:@sammi嫄官方邮件:yishuyoudu@gmail.com
10/24/2021

西方艺术市场还需要中国当代艺术吗?

Art Is Poison “艺术有读”是由两位艺术从业人员主持的艺术读书播客节目。双周更新。第六十五期西方艺术市场还需要中国当代艺术吗? 时长:54分钟主播 · sammi:Tabula Rasa 画廊主嘉宾 · 李苏桥:收藏家,艺术品经纪人文字编辑 Danying,sammi剪辑 sammi收听导航丨IndexΞ 05:30 英国Hayward 美术馆十年的展览变化Ξ 08:40 西方市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实验失败Ξ 09:46 艺术基金的操作方法Ξ 17:00 私人美术馆热为何会在中国发生Ξ 22:00 中国当代艺术不再是政治正确的选择Ξ 26:39 未来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的发展Ξ 28:55 中国年轻艺术家的文化自信与“少数族裔“的艺术Ξ 32:16 拍卖夜场明星的消失不一定是坏事Ξ35:50 Banksy 的拍卖纪录背后的逻辑Ξ 40:10 艺术家“前缀”= 歧视Ξ 41:13 中国画廊在西方博览会的窘境🔗 Hi Art 专栏|李苏桥:中国藏家和艺术家共同缺席,伦敦弗里兹难忘今宵 https://mp.weixin.qq.com/s/wclzcwZP16Jk7jNRDYXjgg 最后一段写到: “两个市场两个圈子两个系统再不相交;如果不是有中国购买力的一度涌出,话语权一直在西方的这盘当代艺术大菜,在少数族裔和女性等政治正确的选择上现在已经不需要中国元素,中国当代艺术令人尊重和有质量地融入所谓西方的主流,越来越难;即便是那些被西方超级画廊签约的明星中国艺术家,他们作品的销售单中,中国买家还是主力,西方买家的比例也很令人生疑;中国购买力对西方话语权的迷信,是中国当代艺术缺席的根本原因,显现出来的市场反应就是,“班克斯们”迈入亿元俱乐部的喧哗就如隔壁的难忘今宵,不知道到底谁家欢喜谁家更愁。用一出话剧的台词作为结束语,“只有一只眼含泪时,另一只眼才能含笑”